吃不起刀鱼 不能吃不起逆鱼

&nbsp&nbsp&nbsp&nbsp吃的东西味道好不好,进了人们的口腔就没有了标准,只有当它快消失了,就值钱了,好吃了。比如&nbsp鲦鱼,到处都有,人们就感觉不珍贵;而刀鱼,连见都不容易见到,便珍贵了,好吃了。

  究竟是刀鱼好吃,还是逆鱼或&nbsp鲦鱼好吃?如果没有人告诉你,也没有被炒作过,你或许感觉&nbsp鲦鱼最好吃。就像当初人们第一次吃关棚鸡的时候,反而认为放养的土鸡不好吃。

  油炸&nbsp鲦鱼,虽说鱼刺很讨厌,但这些很难对付的鱼刺却被厨师的手艺所征服,吃货们的吃法随意粗糙,不顾一切地咬碎咀嚼便可,&nbspQ劲与嘎蹦脆的感觉都出来了,还伴随着&nbsp鲦鱼的焦香。正是因为&nbsp鲦鱼一年四季永不断货,你反而不想吃。你更想吃的是德清长桥河的逆鱼,最想吃的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长江刀鱼。

  没在长江边上待过,大多没品尝过刀鱼。早年去苏州,偶尔吃到过刀鱼,起先以为只是小的白鱼,只觉得“就是在吃白鱼”。当刀鱼是地摊货时,味道似乎也就一般般。

  但是,当“长江第一鲜”的观念被深深植入脑细胞,你在屡次被洗脑之后,你的味蕾有可能失灵,会失去判断力,似乎真的是刀鱼“第一”了。据称,现在有一种“海刀”冒充“长江第一鲜”的“江刀”。论体型,刀鱼、逆鱼、&nbsp鲦鱼有些相似,粗看看一样,细看看刀鱼更像刀。据说刀鱼分江刀与海刀,两者外形十分相似。有人吃了江刀以为是海刀,吃了海刀以为是江刀,食客们一再被忽悠,反过来又证明食客已经失去尝鲜的能力,只是在吃“名气”,并非真的被鲜味所征服,显然是有名则灵,味道只是一种传说。

  现在,刀鱼已不是普通人能吃得起了。虽说从四年前起,价格回归理性,跌至五百元一斤。可是,去年,刀鱼中的“大刀”又暴涨至2800元一斤,今年也在2000元以上。原因在于越来越捕不到了。

  有食客说,刀鱼一定要在清明前吃,否则就不好吃了。如同逆鱼一定要在梅雨季节吃一样,这时的刀鱼是最鲜嫩的——这对于多数吃货而言,就等同于听故事,因为根本吃不到,也吃不起。

  刀鱼、逆鱼与&nbsp鲦鱼,刀鱼最为稀有,它是长江一宝。逆鱼次之,算得上是德清一宝,也算稀有物品。而&nbsp鲦鱼,到处都有,且一年四季可见。

  刀鱼,太珍贵,绝不会随意油炸,据说煎焦了鱼皮就相当于在烧钱。因为食客追求“品相”,刮掉了几个鳞片可能如同邮票少了只角,不值钱了。

  曾经便宜过。很多珍贵水产曾经是“下里巴人”的下酒菜。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前,德清河道中常有野生的河鳗,在农村集市上,顶多能卖几毛钱,人们并不觉得野生河鳗有多珍贵。但如今,你花几百元几千元也买不到,没货了。这时候,人们开始怀念“老底子”的味道,吃不到的,才是最好吃的。

  吃货们应当感谢一下德清的农民科学家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野生青虾几乎绝迹,堪比今天的长江刀鱼,归毛头将其人工培育成功了。人们吃不到野生甲鱼了,王根连人工繁育养殖了堪比野生的花鳖乌鳖。人们吃不到白鱼了,忻金山驯服了野性极强的白鱼。

  这些年来,乾元长桥河里的逆鱼越来越少,梅雨鱼汛期,卖到几十元一斤还常被抢购。笔者期待着老归、老王、老忻们有朝一日能够人工“量产”德清逆鱼,大饱天下人之口福。

  德清人可以吃不起刀鱼,但不能吃不起逆鱼。
&nbsp